首页重生农家媳 一百一十三 买资料

一百一十三 买资料

    江敏不得不承认,冯志彬已经走进她的心里,他对自己的好,江敏都看在眼里,也倍感珍惜。要知道,无论什么人,什么事,最怕的就是比较,有上辈子的那个男人做比较,冯志彬的所作所为是多么难得,他对自己的心意又多么难得。江敏很清楚,冯志彬给了她信任、理解、和爱情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认知,江敏最先想到的就是留住他,抓住他,毁灭一切可能的障碍。江敏相信,冯志彬值得好用这个心思。这次来北京,江敏做出了一个最重要的决定,那就是考大学,好本身的底子一般,但是上辈子陪着孩子们学习、补习,达到当时初中水平还是不成问题的,而七十年代的高考,在难度上,自然要比后来简单很多的,尤其是数理化,对于江敏来说,反倒成了特长。

    这是1977年的秋天。9月,教育部宣布,恢复已经停止了10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,一统一考试、择优录取的方式选拔人才上大学。这个消息就如同平地一声春雷,那扇曾紧闭十载的大门,轰然一声,重新向他们敞开。

    1977年的高考,中国整整10届的学生在一起考试。他们当中小的只有十五六岁,大的如闫阳生一样已是一个甚至是两个孩子的父亲、母亲了。这一刻,一代人的命运终于有了转机。1977年高考的录取人数是273万人,录取比例是29:1,是高考竞争最激烈的一年。高考主要的应试条件也是有要求的,第一,必须是劳动知识青年才可以报名,应届高中毕业生也可以报名。第二具有高中毕业的文化程度才可以报名,而且必须通过入学考试。这个条件江敏是附合的,虽然江敏没有在学校学到什么东西,平时都用来跳忠字舞了,但是他们乡里还是有高中的,她混到毕业证了。第三政治审查主要看本人表现,破除“唯成分论”,这个不用说了,江敏没有***倾向。第四,德智体全面考核,择优录取,这个也不成问题,江敏没有残疾。

    据说当时考试的内容很简单,大都是记忆题。有一道是默写厦门大学的《蝶恋花·答李淑一》,这首词在批判四人帮时被谱成曲子,所以那一届的学生几乎都能背下来。当时在考场上,有些年纪大的人写不出来,就急得在考场上哼唱。

    江敏记得后来看过一部电影,就是说恢复高考后第一批大学生的故事的。

    他们的年龄差距很大,但是对于知识的追求和渴望,却是后来的人怎么都比不上的。在准备高考的阶段,更是洛阳纸贵,资料难求。和后来的学生上了大学就等于获得自由不同,那个时候能进高等学府的,绝对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‘书虫’。

    江敏定了主意,自然不能放过来北京的这个机会,用后来的那句话说就是,‘一切为了高考’。

    冯志彬今天上课,没有陪着他们母女两个,江敏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去干点自己相干的事,手里拿着北京地图,可着最近的新华书店、旧货市场转悠。

    语文方面,江敏得买一些古文翻译的参考书,然后是政治,马列主义,党的宗旨,以及最新的热点话题,江敏不但得买相关的书籍,还得买一些报纸。这些都是需要记忆的知识,除此之外,江敏还在旧货市场搜集到许多的习题,虽然已经有些年头了,但是江敏想练练手。

    买了两大骡子书和资料,江敏用绳子系好,拎着走。身后还背着一个胖胖的娃娃,江敏要走到最近的邮局去,好在路上遇到了热情的好心人,帮着江敏拎了很久,把她送到了最近的邮局。

    忙完了这一切,江敏才带着孩子回去,茜茜已经饿得狠了,给果汁都不渴了。看到女儿饿得快哭了,江敏也心疼,抱着她一根筋的哄着。没办法,只能在附近找了一个饭店,给她要了一碗面条吃。总算安抚住了她茜茜累了,也饿了,江敏很自责,出来溜达买复习资料的事,是瞒着冯志彬的,作为一个妻子,有事情瞒着丈夫,还可能要撒谎,这滋味并不好受,一般人恐怕都拿不定这个主意的。眼看着闺女不舒服,跟着自己遭罪了,江敏就更难受了。暗下决心,这一切都是为了将来一家人有好日子啊一个家庭的幸福,夫妻关系的融洽,可不是只有顺从和那些亲密的事就可以的。

    下午回去的时候,已经过了两点了,江敏先给茜茜喂奶,然后哄着她睡觉,没多久,她就睡着了,看样子真是累坏了,江敏希望茜茜不会被自己折腾病了。

    晚上,冯志彬回来的时候,已经是很晚了,江敏没有想到这么晚了,他还会回来,

    “你请假啦?”江敏小声的问道,茜茜还没睡醒呢

    冯志彬见媳妇儿的头发也是散乱的,估计是她们母女两个午睡了,“是啊我跟领导请假了,一听说我的家属来了,领导就给了我两天的假期,不过这课程还是得跟上的。”

    江敏这才放下心来,“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“你最喜欢的北京烤鸭快出来吃。不然茜茜醒了一定会要的。”

    江敏笑着出来了,尽量小心,不要吵醒那个小馋猫。

    江敏很喜欢烤鸭的,尤其是北京烤鸭,北京的烤鸭是它处仿不来的,主要妙在其填鸭的诀窍,听说是用了外地的井鸭,由北京的主子养起,圈在黑房,不喂食,不放风,用食指粗六寸来长的特制食棍儿硬塞入食管,直到撑得能觉到鸭胃的涨裂,如此月余,鸭儿不死,反倒肥硕如小猪,然后破膛,施之以密传的酱料叉烧而成,黄灿灿烤鸭,散着一种焦脆的脂香,用快刀片了,一分皮、三分油、六分肉,夹在筷间犹自抖抖,放入嘴里,皮的脆、油的腻、肉的滑,混在一起,那可是绝妙的滋味啊

    江敏没有那么好的技术,只能拿着菜刀片肉,就着带回来的薄饼,卷上葱丝拌上甜面酱,味道很让人满意啊

    江敏包好一个,送到冯志彬的嘴边儿,看着他吃下去,冯志彬嘴里嚼着,眼睛盯着江敏看,很严肃,又有些心疼的样子。江敏可以大概猜出他在想什么。又包了一个,放进自己的嘴里,

    “她爸好好吃啊嗯……”江敏幸福的眯着眼睛,好像非常享受的样子,总算让冯志彬的脸色好了一点儿。

    江敏赶紧又给他包了一个,送到他嘴里,就好像照顾茜茜那样,小心的放进他的嘴里,爱怜的看着他,拿出自己的手绢,轻轻的给他擦擦嘴角。冯志彬嚼得很仔细,还是那样看着江敏。

    江敏现在有些后悔了,也许不应该把自己受委屈的事告诉他。仔细的想想,冯志彬小时候过的一定不怎么好,廖慧芬又是那样的性格,

    长那么大,不知道吃了多少亏呢这也许会造成他有些偏激的性格,即使不这样,也会对一些事情,特别的敏感。江敏是越来越不相信冯志彬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了。也越来越深刻的意识到,他的面具有多厚

    茜茜下午睡多了,晚上就睡得很晚,江敏和冯志彬两个一直陪着她玩儿得很晚。等他们终于可以休息的时候,冯志彬钻到媳妇的被窝里,两个人枕着一个枕头,就那么聊了起来,他们聊起了小时候的事,高兴的事,挫败的事,糗事。江敏发现,冯志彬所说的高兴的事,都是和王平和赵广春在一起的时候的事。

    “志彬,如果我到了城里,有人给我看孩子了,生活上也方便了,那时候,你还想要我给你生的儿子吗?”

    冯志彬蹭的一下子坐了起来,兴匆匆的说道,“我喜欢孩子,男孩儿女孩儿都没关系,我……别着急,小敏,我们不用着急。”冯志彬低下头来,两个人的鼻梁想贴,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志彬,你希望我永远是这个样子吗?在家里做饭、带孩子”江敏这算是试探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过,你不就是这样吗?大家都这么过的。不过,我媳妇儿就是和比别人好看,气质也好。还能干。我见到你的头一眼,就认定你了。我这辈子就看上过你一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江敏笑了。这个家伙,还真是偏激的可以,不过这方面,江敏很欣赏,有人说爱情是一种病,爱上了一个人,就会变得疯狂。如果有一个男人爱你,并且成为一种偏执和痴狂,哪个女人能不喜欢啊

    “媳妇儿,我争取放暑假的时候回去,咱们一起盖房子,也省得你一个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我等着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不错,既然是等着他回来,那自己又争取到时间了,等回去的时候,也有话对大家说了。江敏要考试,房子当然不能盖了,她得想个办法将这件事情往后拖。    


同类推荐: 异世腾龙重生嫡女悍妻我在杀戮中诞生(我在地狱中诞生)三国之蜀汉我做主光明纪元天地龙魂天才相师唐门高手在异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