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重生农家媳 一百一十五 避孕的办法

一百一十五 避孕的办法

    “大姐,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呢?姐夫怎么没来啊?你们吵架啦?”石鹏赶紧打岔,这样的明显转移话题,连江敏都觉得太刻意了,脸都红了,再看几个人的神色,江敏更不好意思了,这些男人真是……

    “瞎说什么啊?你姐夫是厂子里有事,今天晚上加班”

    冯志彬接话道,“姐夫是干什么工作的?在什么厂子啊?”

    “我姐夫可厉害了,知识分子啊在酒厂当技术员呢”石鹏的动作和表情略显夸大,

    接着,大家的话题都围绕着酿酒展开了。男人都喜欢喝酒,东北的男人,部队的男人,跟个是喜欢喝。对于南北各省的名酒都能说上几句,对于自己喜好的酒,那就是更是滔滔不绝了。石娟因为丈夫的关系,也知道不少,气氛一时间非常热烈。大家对江敏的手艺都赞不绝口,就连孔凡德也不得不承认,江敏做的红烧狮子头的味道就是比中午吃的那顿要好。江敏赶紧声明,这都是大家爱屋及乌。事实是,他们去的饭店规模不大,厨师手艺一般,其次,材料不足,不新鲜,这才是关键所在啊当然,事实江敏是不能说的,不然得罪一帮子人。

    谈话中,江敏还了解到,石娟同她丈夫戴兰成是同学,两个人的感情很深,本来应该早就在一起了,但是,戴兰成家的成分不好,家里在海外还有亲属。所以,

    ,家里在海外还有亲属。所以,十年文革浩劫的时候,戴兰成被下了大狱,后来,又被下放到农场进行劳动改造,一直到去年才回来,两个人就那么彼此相守了十年,终于修成正果。江敏不禁对他们的感情十分敬佩。

    吃完了饭,石娟打发弟弟去烧水,然后抱着茜茜就不撒手了,石娟的年纪不小了,她对孩子的喜爱,让江敏都觉得害怕。

    “江敏,你说我过去也不怎么喜欢孩子啊看着就烦得不行,不过,这两年就变了,越来越喜欢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是吗?”江敏心里腹诽,过去你是老姑娘心里变态来着,现在你是已婚的幸福女人,期盼孩子是当然的了。江敏突然想到,过去自己还让冯志彬给孩子买药准备着呢这不是,眼前就一个现成的医护人员吗?“大姐,我想回家之前,给孩子买点小中药带回去,你应该也知道,我们那里的医疗条件很差,生病了最多也就是给一片去痛片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行,我带你去买,明天你有时间吗?我先到单位请个假,然后回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有的,明天志彬他们要上课的,可是,让大姐你请假,这合适吗?”江敏觉得有些麻烦人家了,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这不是有事吗?你明天等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石娟走的时候,还是不放弃要说服江敏,让她跟着自己回家,石鹏真是忙活的身上都出汗了,看看冯志彬那脸色,都黑成什么样了?

    晚上,送走了石娟,大家也就准备休息了,冯志彬夫妇两个先给小丫头洗干净,然后才各自洗漱,江敏是在屋里用盆子洗,而冯志彬就比较简单了,光着身子站在讲台儿,拿着一盆子水往头上那么一浇,摸上肥皂然后冲洗就行了。

    江敏哄睡了孩子,一回头,就看见光溜溜的冯志彬站在自己面前,吓了一跳,

    “你干嘛?吓死我了,你……你怎么不穿衣服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今天在厨房事怎么说?嗯?”冯志彬一步步的接近,江敏就这么一步步的后退,

    “等等,孩子还在中间呢?”以前都是把茜茜放到大床里面的。

    冯志彬现在可什么都不管了,走到床边,拉住孩子的小被子将她挪到里面,然后,想起什么,走到放自己衣服的椅子上,从兜里掏出一件东西来,

    “看看这是什么?这可是好东西,我跟别人要的,听说特别管用?”冯志彬兴奋的说道,

    江敏笑着说道,“什么东西?”拿过来一看,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避孕用的”

    江敏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了,上辈子的药店里满柜台都是这种东西,她怎么会不认识,可是,现在就有安全套了吗?

    这个时候,政府对于社会的控制力仍在逐步加大:每个公民每天吃多少粮食、每个月用几尺布都在计划之列。每个新生儿,只有父母是合法夫妻,才能被纳入这种严格的计划体系。解放前,在中国套套尚需要依赖进口,直到1954年,第一届全国人大提出要开展计划生育后,才决定在广州建厂生产。但直到70年代初,在***主席倡议、周恩来总理亲自批示下,中国开始逐步实行了避孕药具向育龄夫妇免费供应。在商店是买不到套套的,有限的“套子”由计划生育委员会垄断。只能在单位的卫生员那里按计划领取,每个月做了多少事,卫生员都清楚了。不过,这个时候的套套的质地与塑胶手套无疑,质量绝对过硬。听说灌上一脸盆水都没有问题,绝对不会破掉,还有重复使用的呢

    江敏颤抖的拿着这个东西,然后,笑了,“你知道这个东西怎么用吗?”

    冯志彬只拿回来两个,还是连着的,没有外包装,也就没有说明书,江敏怀疑冯志彬是否知道正确的用法。她有点想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用这个东西接着就行了”冯志彬对老婆的孤陋寡闻表现出强烈的鄙视。不由分说,把想要逃跑的江敏抓回来。

    “哎?你答应我什么了?”江敏翻身把冯志彬压倒,

    哎呀,这事儿还真往了,冯志彬顺手把灯关掉,他强烈的怀疑自己战友的人品,非常担心他们来偷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听见房间里传来嘀咕声,“这个东西放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唉”江敏真的郁闷了,冯志彬不知道怎么用,她也不能说自己知道啊不然,她都没有办法解释的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就听见江敏的惊呼,“你在干什么?”天啊这个家伙竟然把那个东西套在自己手指上,然后想放到自己的身体里,这可够危险的。赶紧阻止

    冯志彬完全不理会媳妇儿的挣扎,把自己的手指连着套套一起伸进去,冯志彬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,在那处紧致探索着,可是随着他的动作,那里更加的湿滑了,根本无法固定,

    “**,真费劲”冯志彬没有耐心了,把手指上的东西直接扔下床去,自己只身前往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就被压下了,江敏动的很慢,就好像人在享受美食的时候,一点一点的仔细品味一样,没一次都是那么投入,每一次都那么完美。渐渐的,冯志彬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,不断的挺起自己的腰。

    江敏这次得意了,你要,她自然不会给了就这么折磨了冯志彬好久,几次他想要翻身,都被恐吓了。所以只能大口的喘着粗气,咬牙道,“你这个女人真是狠毒”

    江敏嗤嗤的笑了,然后,加快了速度,只是那一刻来临的时候,江敏浑身浑身绷紧,已经无法再做什么了,冯志彬这才趁着这个大好的机会,当了一把翻身农奴。

    要说女人有的时候居于劣势,还是很明智的,江敏不过经历了这一次,就觉得自己快散架了。手臂因为刚才支撑身体,就是骑马的时候,胳膊撑在冯志彬的胸口,现在都有点发抖,这腰就更不用说了,大腿也因为好一阵的紧绷而让肌肉过度疲劳,所以,江敏决定好好睡一觉。

    冯志彬当然不愿意了,“媳妇儿,你再摸摸,就好像在厨房的时候那样”冯志彬小声的跟江敏恳求着。

    江敏不理她,她现在有心无力。累死人了。没心思了。不过,冯志彬不甘心,山不来就我,我来就山,想起刚才使用套套的时候,自己经历了什么,马上灵机一动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传来了水声,还有江敏的娇吟。冯志彬单单只是这样为媳妇儿服务,自己就已经把持不住了,就这样,又成就了好事儿。

    有人计算过自己一夜做了几次好事吗?男人会算,而且很在意。女人也是会刻意去算的。江敏自然也记得牢牢的。心里想着,也许哪天跟冯志彬说一下,最厉害的男人叫一夜七次郎看看有没有希望夺得这个称号嗯……还是算了,估计人家说的那个七次不是用在同一个女人身上。再不然,就是五分钟+五分钟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江敏早的起来,把冯志彬扔在地上的套套藏起来扔掉。她担心冯志彬看到这个玩意儿又会起什么坏心思呢

    “你不多睡一会儿啊?”冯志彬的眼睛亮晶晶的,完全不像是刚刚睡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多睡会儿吧?我怕你今天训练的时候腿软哎……我说着玩儿呢”眼看着冯志彬要蹦起来,江敏当然不敢再说了,识时务者为俊杰嘛。    


同类推荐: 异世腾龙重生嫡女悍妻我在杀戮中诞生(我在地狱中诞生)三国之蜀汉我做主光明纪元天地龙魂天才相师唐门高手在异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