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重生农家媳 一百六十五 不和谐的声音

一百六十五 不和谐的声音

    冯志彬的意思,江敏明白的很,现在就把遗书寄回来了,他这是没打算回来啊!到底他要进行什么样的任务啊?担忧和悲伤就好像大石头压在背上,让江敏直不起腰来,但是,日子还要过,作为一个军嫂,作为一个母亲,江敏没有那个资格让自己沉浸在悲伤里,她得坚强.冯志彬的信,没有让江敏彻底的爬下,她反而更加的坚信,自己付出的一切,都是值得的。经历了上辈子的背叛和绝望,又经历了这辈子的甜蜜和神情,江敏觉得自己的生活很有意义,哪怕她真的就这样失去了冯志彬,她也不会觉得自己孤单和无望。她有冯志彬的爱,还有他们爱的结晶。一个女人,能遇到一个值得她爱的男人,这是多么的幸运啊!她再也不会爱上别人了,她有这个自信,不会再有一个男人,比冯志彬对她好了。

    因为担心江敏的情况,梁二珍跟着江敏来了,江敏也担心自己魂不守舍,会影响孩子们,老妈来了,也正好给她适应的时间。每天,送孩子,上课,到周家去照看生意,江敏没有落下一点儿。越是在这个时候,她越是要打起精神来。

    江敏知道了冯志彬上战场的事情,是自己泄露出去的,她不希望别人怜悯她,但是大家知道了,也没有什么。她总归是要站起来的。同样是男人上了战场的安婉,比江敏的情况还差,她和赵太伟已经越好了要结婚的,可是现在不得不推迟了。赵太伟更绝,直接写了分手信,说是长痛不如短痛,不让安婉等他。

    江敏可以猜出赵太伟的想法,估计也是和冯志彬一样,在做身后的安排呢!不但是担心自己回不来,更担心自己若是残疾了·就更不想拖累安婉了。他的信写得很坚决,一点虚情假意都没有,安婉可能考虑到江敏是媒人,又是处于同样的情况·就把信给江敏看了。江敏能说什么呢!她不能发表任何的意见。这一次,安婉也不需要江敏给出建议,她已经向好了,剪下了自己的一缕头发给赵太伟送邮寄过去,表明自己的决心。

    打仗了,战况激烈,江敏每天都能从广播里听到关于战场上的一些消息·这些消息对于江敏来说,根本没有用,她只想知道丈夫的归期,可是她真的忍不住还是去听广播。*.这天去上课,刚一坐下,安婉就来了,身边还跟着另外一个女生,江敏不认识的·

    江姐,怎么听着这么奇怪·她又不想当烈士!不过,还是对这个蒋首英笑着打了招呼。这个蒋首英长得不错,明眸皓齿,有些肉肉的,这一点倒是跟江敏有些相像,所有,江敏也对她的印象也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安婉率先开口了,低下头,凑到江敏的耳边,“我们找了很好的收音机·就在咱们学校,我们找人帮了忙,晚上我们一起去听吧!”

    江敏一愣,然后看向安婉,“听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个收音机能听到境外的广播,咱们能知道的更多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江敏眉头一皱·现在她一听说打仗的事,这心里就直抽抽,那种感觉不只是想哭,更想喊,声嘶力竭的喊,憋屈!现在听安婉说起这件事,脑袋也专了几个弯儿。

    “不想去,被人知道不好。弄不好给咱们定了叛国罪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的,将首英的丈夫也在部队呢!”安婉说道。

    江敏看看将首英,从她的衣着来看,应该是一个城里的姑娘,她的大眼睛急切的看着江敏,似乎也不只是希望江敏跟着他们一起去听,可能更希望江敏能够在这个时候,给她们一点动力,一点支持。

    江敏还是摇摇头,“听说什么呢?我们只想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活着。我不关心咱们的广播电台说什么,也不关心外边说什么。都没关系,我现在要做的是,好好的过日子,让他们安心。”说到这里,江敏有些哽咽。现在,江敏只有一个感觉,无力!她没有任何的办法,甚至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安婉急了,

    “嫂子……”蒋首英也喊了江敏一句,

    江敏抬起头,对她们说道,“该干什么就干什么!难道男人上了战场上打仗,还得跟着你们操心吗?照顾好自己,照顾好自己的家。”江敏说这话,完全没有觉得自己有多闪光,这是实话,她对自己说的话。

    安婉她们两个没有去,但是有人去了,其中就有郭晨曦,江敏本来也不知道的,但是在一次小型的私下聚会上,江敏遇到了这个人。他说起了国外对于这场战争的些评论。说我们的解放军,‘火炮很厉害,尤其是火箭炮另外还有就是,对于敌方的平民伤亡的指责。

    江敏瞪着郭晨曦。不得不说,郭晨曦选择的这个场合非常好,都是很熟悉的朋友,尤其是郭晨曦和蓝波的关系非常好。其次,这样的场合,大家经常会说一些政治观点,但是,一般来说,也就是书生造反,没有什么高深的观点,大多纸上谈兵。大家都已经很有默契的,说完了就算了。但是如果你要是把在这里谈论的事情说出去的话,你会失去所有的朋友,因为没有人会和告密者做朋友。其次,没有人会给你作证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看着江敏和安婉,期望着她们能反驳,或者说,想看她们的态度。安婉是个单纯的,完全没有任何的想法,虽然觉得不舒服,但是又觉得没有什么好反驳的,她不懂。江敏不一样啊!她也不是很懂军事和政治,但是道理她是懂的。相关的国内报道她是会看的。江敏站了起来,“说我们是三光政策,这很可笑,在这个时候提出什么人道主义,简直是幼稚。对方全民皆兵,兵民不分,有这样的政策,必然是在付出鲜血的代价之后。如果我军官兵不予以严厉打击,那可真是愚蠢了。只有消灭敌人才能保存自己。至于是不是有所误伤,别忘了,那是在打仗。而破坏破坏的战争资源,摧毁其侵略据点,本来是战争目标之一,打仗就是打仗,假装什么仁义!”

    “对,江敏说的好。”蓝波还是个好青年。

    郭晨曦看着江敏,表情很严肃,“江敏,你这样想,恐怕完全是因为你的丈夫现在正在战场上吧!你有没有想过,战争对于平民来说,有多么的残酷!你这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,真是冷漠。‘我们中国人对于不是自己的东西,或者将不为自己所有的东西,总要破坏了才快活的,江敏,你真的很麻木。”

    “郭晨曦,你也让我很惊讶,我认为,如果说我们的国人不团结,正是因为有你这样的搅屎棍在里面的原因,你这是为了反对而反对!你是一个永远反对党。即使我的家人不在战场,我也会这样说,战前你可以说,站后你也可以说,就是现在不能说。我认为,作为一个现代的大学生,应该德才兼备,不是只有成绩好,才是一个合格的人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郭晨曦气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蓝波和席建军赶紧出来打圆场。江敏可是一点也给他留面子,这话在江敏她们面前说出来,不是找抽吗?江敏骂他算是轻的了,如果是冯志彬在这里,一定打他个半死。聚会就这样不欢而散了。谁也没有把郭晨曦的话传出去,但是,对于江敏的态度,却是得到大多数认同的。等江敏冷静下来,仔细的想想,不免对这件事情有了新的判断。郭晨曦一直是学校的活跃分子,所发出的言论是非常正面的,也就是说,很得领导和大众认可的,如今在自己面前说出这些话来,很失水准。再往里深里想,他这么做,大概有两种可能,一是对于江敏上次将她驳倒了,非常的不服气。这二来嘛!恐怕是对自己存了什么歪心了。江敏不是傻瓜,学校里对她有意思的人不少,但是江敏也不能直接把这些人都划归恶人队伍里,再说人家也没干什么,最好的办法,就是哈哈一笑,当做啥都不知道。郭晨曦看自己的眼神很不对,而且经常出现在自己周围,江敏心里清楚,但从不把这个人摆在朋友的位置上。看来,以后还要远着了。冯志彬啊!你看看,你刚上战场,你媳妇儿可就有人惦记上了。

    傍晚,两个儿子睡了,老妈在厨房刷碗,江敏把茜茜抱在自己的怀里,给妫‘唱歌,

    “妹妹找哥泪花流,

    不见哥哥心忧愁;

    望穿双眼盼亲人,

    花开花落几春秋,

    啊

    花开花落几春秋。

    当年抓丁哥出走,

    背井离乡争自由;

    如今山沟得解放,

    盼哥回村报冤仇,

    啊

    盼哥回村报冤仇。

    万语千言挂心头,

    妹愿随哥脚印走;

    赢得天下春常在,

    迎来家乡山河秀,

    啊

    迎来家乡山河秀。

    啊…···

    茜茜听着听着,就从妈妈的怀里伸出头来,“妈妈,唱报冤仇的时候,你怎么唱的恶狠狠的啊?”

    江敏:······    


同类推荐: 异世腾龙重生嫡女悍妻我在杀戮中诞生(我在地狱中诞生)三国之蜀汉我做主光明纪元天地龙魂天才相师唐门高手在异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