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重生农家媳 二百零八 花裤衩

二百零八 花裤衩

    冯志彬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接到江敏的电报,那个时候,已经升为营长的他,正带领着一个连的战士在前线巡逻。在靠近界碑附近,靠近国界线越方的一侧,有敌人的一个哨所,冯志彬了解到此处敌人经常向我方开枪,所以临时决定拔掉这个据点。冯志彬对敌人进行了仔细的观察,摸清了敌人的活动规律,然后阻止民兵和战士,一起出发,历时半个小时,拔掉了这个钉子。毙敌九人,伤五人,而我方无一人伤亡。

    冯志彬的这次出击影响不小,刚回来就被领导叫走了。接下来就是写汇报材料,等他看到一起到的两封电报的时候,已经有些晚了。

    冯志彬赶紧找了车就去接,当他急匆匆的跑到了车站,一眼望去,已经没有人了。冯志彬更加的焦急了。他很清楚,这次自己的老爸来的蹊跷。别人也许不知道,但是江敏是清楚的,现在部队并不适合家属来探亲。他们可能随时要出任务的。可是老爸还是来了,弟弟却是需要明天才到的,这一下子就说明了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就在冯志彬绝望的时候,突然看见存站台不远处的一个大柱子下,蹲着一个熟悉的身影,他的身上穿着浅篮色的短袖衬衫,黝黑的皮肤是他所熟悉的,只是,他为什么变得那么瘦,而脸颊上的皱纹为什么变得这样明显。那一刻,冯志彬万分愧疚,他觉得自己忽视了父亲,疾步走过去“爸!等半天了吧?”“没多久!”冯金柱站了起来也许是因为蹲的时间太长了,他的脚下有些踉跄,冯志彬几步跑过去,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走,咱们回去再说。”第二天,冯志彬又来了车站接弟弟,这次冯志彬来的早,等冯志国从火车上下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穿着军装,一脸严肃的大哥。

    “路上还顺利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,咱爸到了吧?、,冯志国还是有些心虚的。面对大哥,他越啦越显得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“昨天到的。上车再说。”这次冯志彬来的时候,特意没有带别人,一个人开车过来的。

    冯志国当然也知道,大哥一定会盘问他的,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和大哥交代了父亲生病前前后后的事,当冯志彬听说父亲是因为他才病倒的,心里更不是滋味了。冯志国也说了自己和嫂子已经领着父亲看过病了。而且这次父亲离开没有告诉他们全家人都吓坏了。至于父母现在的隔阂,冯志国一点没提,因为那是她亲妈,子不言母过。更何况,说了也没用,大哥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知道了大概的情况冯志彬也没有再问他相信还有内情,但是这真相绝对不会从自己的父亲或者是弟弟那里知道。自己的媳妇可能很清楚,但是,考虑他现在的情况,也一定不会选择告诉他。

    父子三人聚在一起,冯志彬特意空出一个下午的时间陪着他们,但是工作真的很忙。不用冯志彬说,冯金柱父子两个可是看出来了。都说冯志彬挣得多升官儿了,可是看看他现在,一天忙的脚不沾地,有时候还要参加训练。一身泥一身土的回来。上次听说儿子收拾了,江敏回去之后也并没有多说,可是,一起洗澡的时候冯金柱父子两个还是看到了冯志彬身上的伤疤。

    晚上回到自己住的地方,冯志彬才打开江敏给他捎来的包裹。打开,衬衫、背心,竟然还有两条花裤衩!冯志彬觉得这极有可能是媳妇逗他玩儿呢!拿出冯志国给他的信,打开来看。

    这次的信江敏写的很实在,当然也不是说迂去的信就不实在,而是因为这次的信,是冯志国直接带过去的,不怕被人检查。

    江敏在心里仔细的,丁嘱着,也说了公公的身体,江敏还特意的告诉冯志彬,现在他们的父亲正处在情感最脆弱的时候,所以要冯志彬好好接待,以一种奋发向上的积极的精神状态,和老头儿好好的聊聊。

    让他知道,生活是美好的,他儿子的前途是大大的。

    在信里,江敏还特意的提到了那两条花裤衩,那是江敏托人给她找来了凉快的布料,一般人还弄不到呢!

    其实,大家都穿花裤衩,因为布料轻薄便宜,自己在家里做,其次,现在卖内衣的商店真的太少了。而且价格很贵。冯志彬不穿花裤衩也是他媳妇娇惯的。总是在冯志彬耳朵边说“大男人,就得有大男人的样子,穿个花裤衩像什么样子?娘们儿唧唧的。”其实当时,江敏主要的目的是要把自己的审美啊!习惯啊!通通的灌输给丈夫,完今没有想到这在今天会成为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据李友信给江敏的信中说,他们营长的大腿里都烂了,总是不好。上了药也不怎么关于,只要一出汗,还犯。江敏真的怕他留下病根儿。所以,在信里,江敏说了不少好话,把花裤衩描述成冬暖夏凉的神奇物件儿。

    江敏又说了几件孩子的事,茜茜现在鼻是接受新事物的阶段,每天有问不完的问题,而且现在茜茜有些发胖了,江敏已经开始控制她吃饭了。两个小的就更不用说了,现在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咬自己的脚丫子。有意思的是,咬自己的时候还好,可是要对方的脚丫子却每个准头,经常给对方咬哭了。

    冯志彬想到两个孩子可爱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。想起下午的时候,听到志国给茜茜传的话,就更是忍不住了。这是笑过之后,那深深的思念却太折磨人了。

    看看床上放着的花裤衩,想了想,这东西是自己媳妇亲自做的,这么私密的东西,那是说什么都不能给人的,与子同袍,绝对不包括内裤。

    拿在手上,冯志彬马上发现了不同,非常的软,凉凉的,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滑掉一样,脱了自己现在穿的,马上换上媳妇的爱心花裤衩,这个时候,冯志彬不得不感叹媳妇的细心,裤腰是用松紧布缝制的,不像其他人那种用一条带松紧绳子穿过腰间。这样,避免了布料粘在身上。而掌握这个尺度,还真不容易,哪怕是亲身给冯志彬量身的,也未必能做的这么合适。也不知道,江敏来来回回的拆了缝,缝了拆的多少次。

    凉快,真的很凉快,但是,太凉快了,那感觉好像什么都没穿,躺在床上,摸上腰间的裤子,好滑啊!像什么呢?哎呀!冯志彬想起来了,可不就像是媳妇的皮肤吗?尤其是江敏洗澡之后,那身上滑的不行。想到了皮肤,自然又想起了不少事,例如他们过去的所有甜蜜的、火热的时刻,想起了上次看到她站在花洒下,水珠从她的脸上滑落,如果她此刻在眼前,一定要……

    冯志彬想了半天,越想越闹心,都是这花裤衩惹的!

    冯家的父子自然不能多待,尤其是看到了伤员之后,冯志彬就不希望他们住了。冯金柱看到儿子无恙,心里也松快不少。儿子大了,也不会听他的了。自己也是白担心,现在只要他能平安就行啦。知道老头儿舍不得走,冯志国想起了临走之前,嫂子曾经提到的话题“爸,我听说,现在深圳那里正在搞开发,好多人都去了,要不咱们也去看看吧?”

    冯金柱看看两个儿子,闷声说道“看有什么用,那么远的地方,咱们还真能去啊?”

    “要不,咱们去上海溜达一圈吧?嫂子说我们正好可以见见世面,那里买东西应该比较容易,嫂子还给你带了二百块钱呢!”冯志国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不等老头儿开口,冯志彬赶紧表态“是啊!爸,让志国领着你溜达溜达,反正已经出来了,不逛逛多可惜啊!我再添一百,你们去上海溜达溜达。买点上海货,也让咱们家那里的人见识见识。”其实也就是显摆显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说法还真是有些说动了冯金柱,他现在正处于极度怀疑自己能力的时期,如果真能买了好东西回去,绝对有面子。见了世面了,在家里也能抬起头来,在村里更是能说的上话,可是,想到钱的问题,他犹豫了“不能再拿你嫂子的钱了,你嫂子挣钱也不容易,还得养孩子。再说我上次生病,你嫂子也花了不少钱,还给我买吃的,做穿的。这得花多少钱啊!”

    冯金柱这话一说,小儿子马上没动静了,都是大哥和嫂子的本事,这更显得自己无能,妾愧万分。冯志彬知道老人在想什么,笑着说道“小敏是个孝顺的人,给你拿了,你就收着,再说我和小敏没办法在你身边照顾你,拿点钱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冯金柱没再说什么,也就算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冯志国也没有跟大哥再客气什么,因为说什么都多余,他们欠大哥和嫂子的人情大了去了,说什么感谢的话,都无法表达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送走了老爹和弟弟,冯志彬又继续开始了他的工作。穿了两天花裤衩,他觉得真是舒服坏了,再穿别的,就觉得又闷又热,写信,要花裤衩!    


同类推荐: 异世腾龙重生嫡女悍妻我在杀戮中诞生(我在地狱中诞生)三国之蜀汉我做主光明纪元天地龙魂天才相师唐门高手在异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