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重生农家媳 二百一十二 遇到‘前夫’

二百一十二 遇到‘前夫’

    仿佛在一夜之间,大家才发现了生活在一个压抑的环境里大家都在寻求着改变,这并不是没有一点原因的。因为政策的松动,有人已经先一步分了田地,这些事情,已经在私下里传开了。

    江敏也在等待的,虽然有些心急,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太激进了,耐心的等着吧!马上要离开了,茜茜很舍不得保兴,他们两个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。

    江敏要离开了,回和平村看了看。江敏去的时候,肖冬兰不在家,冯家锁门了,估计是回娘家了。江敏又去了冯三爷家,三奶奶见江敏来了,非常高兴,让媳妇把好吃的都拿出来,从炕上的篮子里还拿出了长白糕,“你尝尝这个,我家老二说这个是新做出来的,他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的。”

    江敏咬了一口,“哎呀!不错啊!这才是正宗的长白糕啊!”长白糕还是新鲜的好吃啊!还是那个味儿!

    “就是啊!”这句话简直是冯三奶奶的口头禅了,江敏看着她胖胖的脸,眼睛笑得弯弯的,很可爱啊!最重要的是,她的性格让江敏万分羡慕,她的好福气更是让江敏感叹不已。看看她和冯三爷两个的感情多好啊!冯三爷都快活成人瑞了,可对老伴儿那可是非常的疼爱的,是啊!他们彼此都觉得幸福呢!

    “三奶奶,怎么没见你家冯志林啊?去哪里啦?”

    “去找他二叔了,说是要学手艺呢!”三奶奶高兴的说,她是想不起来再次感谢江敏的,好在江敏也不在意这些,和三奶奶在一起,不用费脑子,三奶奶觉得江敏是知己!(实际上都是吃货!)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太好了。”江敏说道,不知道谢财怎样了,但是.江敏觉得和自己的关系不大,也就没再问。

    两个人又聊了半天,跟闺蜜似的。之后,江敏又去了王平家.坐了一会儿,又和王丽娟去了张凤莲家。

    鱼塘的事现在很麻烦,产量下降,也许是因为想捞好处的人太多了,也许是因为领导们想验证一下自己的权威,所以,鱼塘的效益下降.管理很混乱。

    王丽娟这次真是着急了,要江敏帮着想想办法,或者是看看有没有别的销路。江敏摇摇头,毕竟是小鱼塘,还能怎样呢?关键问题是这里都不归王平说了算了,想什么办法能有用啊?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江敏烙了油饼,把家里剩下的金华火腿做了火腿冬瓜汤.在装上家里刚刚腌制好的蒜茄子和咸鸭蛋,就已经很丰盛了,早上的时候.江敏就已经告诉大哥他们了。

    中午江敏做好了饭,就让老爸骑着车子送去了,江敏带了三个人的份,因为江恒水要跟儿子他们一起吃,实际上,江敏觉得老爸这是要找自己的熟人说说话。他们要走了,爸妈都很舍不得。

    江敏也舍不得离开了,在这里生活,是最悠闲自在的。这里的一切都那么熟悉,让人感觉到安心。做饭用的大铁锅让她怎么都觉得方便.初秋晚上烧起来的热炕怎么躺都觉得舒服。这样不舍的感觉特别的浓厚,让江敏开始反省起来,自己是不是太贪图安逸了?她现在生活不愁,丈夫听话,公婆不管,孩子可爱.甚至她还年轻,并且是大学生,有着很好的前途,只是越是这样,她心里的不安就越是多。人不能活得太安逸了。不能把一切都当成那么理所当然,得到今天的一切,自己的努力是一方面,另外一方面,还是自己重生带来的优势。

    傍晚,江敏去供销社买酱油,顺便帮嫂子买点雪花膏。嫂子给江敏拿了一个用光了的雪花膏的白瓷瓶,到了供销社,让人把瓷瓶装满,只要两毛钱就够了。因为是散装的,要便宜很多。装酱油的是一个小塑料桶,可以装五斤的酱油。临出门之前,江敏都已经擦干净了。

    供销社下班还算是晚的,至少现在的时间,大家已经开始做晚饭了。江敏买好了东西,往回走,却听见了乱糟糟的声音,走的越近,江敏的心就越是沉,这户人家,这一幕,好熟悉

    “你个臭不要脸的,你这个破鞋!”女人叫嚷着,“咋得吧?”被叫‘破鞋,的女人一点也不示弱,两个女人互相揪着头发,毫不相让。

    江敏看看他们的周围,站了十几个人,有骂的,有劝的,也有上前视图拉开的。正在胶着的时候,从屋里冲出一个男人,一把将那个似乎是正房的夫人拉到一边去了。‘破鞋,沉浸上去扇了好几巴掌。

    “高兴太!你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后来再说什么,江敏都听不清了高兴太,上辈子的丈夫!这个时候,江敏又把目光投向那个被打的女人,仿佛那个就是自己。是啊!她曾经就是那样的!在打到破鞋家去,要把丈夫找回来,她早就知道他在那里,那天,她是实在是忍不下去了,所以,她去了。和那个女人打起来,丈夫高兴太见到媳妇闹起来,猫在屋里穿裤子,眼看着无法收场了,终于从屋里钻出来。把两个女人拉开,然后对着自己的媳妇拳打脚踢

    那不是一般的打,完全不是大多数人以为的那样,你推我一下,我扇你一巴掌,而是真正的拳打脚踢,哪里还是枕边人,简直是暴徒,这样的心伤,这样的绝望,没有经历过的人,永远都无法体会。这样的伤,会永远疼下去,哪怕你终究有一天,甩开了这一切,也无法摆脱它的影响。心也会变得扭曲。

    江敏没有那个勇气上前,她转身离开,恐惧、愤恨、悲伤都萦绕在心头,压的人喘不过气。她应该去救高兴太的妻子的,那简直就是上辈子的江敏。可是,她胆怯了。谁都救不了她,她只能这样过下去,等待着高兴太良心发现,对她好点。等她不再存有希望了,日子也会好过点,就好像上辈子的她。在这个时代,有了孩子,就已经让女人无法再迈动脚步了,摊上了什么的男人都得受着。没有哪个女人,有那样的勇气离婚。

    江敏现在只想回去看看孩子,看看父母,看看冯志彬给她的信,她得确定,这辈子,还有人疼她,爱她!

    江敏的魂不守舍已经让家人看出来了,大家都有些犹豫,不知道是什么事让她烦心。吃过晚饭,江敏和老妈、嫂子一起洗李子,因为家里又要腌制李子酒了。

    “妈,你还记得哪个高兴太吗?”江敏还是没有忍住,她想和人说说,“记得,不就是以前给你介绍的对象吗?怎么了?”梁二珍停下了手里的活儿,担忧的问道,想着闺女今天心情不好,应该是和这个人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去买酱油回来的时候,碰到了,他在打他媳妇,好像是搞破鞋被他媳妇抓住了。好多人都在看。”江敏对这件事的很在意,刺激她的方面很多,让她一时间不知道应该重点叙述哪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过,幸好当初你没嫁给他,不然这辈子算是完了。怎么了?”梁二珍问道,“我心里也是这样想,要是当初选了他,那今天挨揍的人就是我了。”江敏感叹,心里也总是有些发虚,虽然知道别人不会相信她的重生,但她就是一个很难藏住心思的人。藏了,心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李淑华接话道,“可不是吗?你们不常在家,我可是经常听说的,高兴太和别的女人搞到一起,他媳妇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两个人经常打架,那个高兴太的手也黑,我看见好几次,他媳妇鼻青脸肿的。”

    江敏不说话,这情况和自己上辈子多相似啊!梁二珍也是听不得这样的事,“那个女人的丈夫呢?死啦?就没有人管吗?”

    李淑华嗤笑一声,把洗好的李子捞出来,“她丈夫帮着看门,一声不吭!”

    梁二珍没话说了,过了一会儿,又说道,“要我说那老李太太就是晦气的,你看她做媒的那几对儿,哪个不是打得沸反盈天的。我就说不能相信这娘们儿。”

    江敏听了老妈一贯的马后炮一乐,这老李太太是他们这里一个很热心的老太太,当年自己和高兴太吵架的时候,也找过她,她倒是给热心的撮合,但也不管什么用,最后江敏也就不找人家了。老李太太做媒,这表面看上去,都很成对儿的,可惜,看着好,未必就真的好。

    “其实啊!我觉得小敏要是嫁给高兴太也没什么!”李淑华说道,江敏惊讶的看着她,不明白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猜测。

    李淑华继续说道,“小敏你这么好,没准儿高兴太就是喜欢你呢!到那时候,就没有这么多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结婚了,成了他媳妇儿,就成了碗里的肉,他的眼睛只会盯着锅里的看了。”江敏带着一些叹息。

    李淑华见江敏的情绪有些低落,赶忙说道,“要不怎么说你有福气呢!看看冯志彬,对你多好。要是没他,你能在你婆婆手下不吃亏不受气吗?”

    李淑华说完了这话就有些后悔了,可是看看梁二珍没什么反应,江敏也点点头表示赞同,这才放心。    


同类推荐: 异世腾龙重生嫡女悍妻我在杀戮中诞生(我在地狱中诞生)三国之蜀汉我做主光明纪元天地龙魂天才相师唐门高手在异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