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重生农家媳 三百零三 瓜棚里

三百零三 瓜棚里

    ta江家的讨论非常的热烈,从这次官司打赢的精彩过程,到对于廖慧芬和肖冬兰的冷漠,以至于到那个可怜的孩子,直到这里,江敏才阻止大家说下去,再说,就该说到那个孩子的下落了,江敏听冯志彬说过,小球子现在过的很幸福,他的养父母对她非常的疼爱,无论是谁,都不该去打扰这个孩子的生活了,包括江敏在内,也不需要知道小球子在哪里。

    江家这么人,真的是来正了,因为肖家的人,也很快到达了,有哭的不成样子的肖冬兰打头,后边跟着许多的肖家人,这是来兴师问罪的,

    “江敏,冯志彬,你到底把孩子弄到哪里去了?”说话的应该是肖家管事的人,也许是肖冬兰的父亲,

    江敏站了出来,这个情况也只能她来说话,“什么孩子,你说肖冬兰在我家调养了几个月之后,在医院里我付了了住院费生的那个孩子吗?不是扔了吗?你们也许应该到荒山野地里去找了,怎么到我家来找啊?难道法院的判决你们没有听清吗?还是觉得我们江家是好惹的?”

    扶着肖冬兰的一个女人站了出来,是肖冬兰的母亲,江敏见过一面的,“江敏,你少说废话,那个孩子哪里去了,一定是让你买了,你一定是买通了上边的人,来户农家我们,你们还嫩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我卖了,那也是我随便捡了一个孩子,怎么,你们要来分赃吗?更何况,我根本没有卖孩子,那孩子,被好心人收养了,我们也不认识,再说了,那个孩子,也不是你们的孩子。你们来这里干什么。来讹诈的吧?要多少钱啊?”江敏说出了他们的目的,能让肖家出动这么多的人来闹事,可不是对肖冬兰的亲情可以办到的。

    江敏的话,让肖家的人脸色一变,江敏说到他们的要害了,这才是关键。好半天没有人说话。江敏又接着说。“想来闹事,想要讹诈,这才是你们的目的,来说什么母子亲情。一个没怎么见过面的孩子能让你,让你们肖家的人这么上心,是因为亲情吗?如果真有这份亲情,那小玲和大吉也是你肖冬兰的孩子,你这么久怎么没有去看,你真关心你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江敏的话让肖冬兰忍不住了,“我怎么不想去看?可看了能怎么样?我一个人能养活的了两个孩子吗?看了不也是伤心吗?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就能养活吗?”江敏嗤笑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肖冬兰的近况不好,她这个也难以养活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江敏,你少废话,不管怎么说,那都是东兰的孩子,你没有权利送人。”肖父说道,

    “别忘了在医院签订的放弃治疗协议,你亲自签的名。再说了,我们可从来没有承认,我们捡到的孩子是你的孩子,没有人证,没有物证,你们人们的同情都得不到,难道你以为你们来我们这里要孩子,大家就不知道你们真正要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这句话彻底的激怒了肖家的老头,“你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江敏被冯志彬一把拉到身后。“别在这里假惺惺的要孩子了。你们心里有数,我们心里更明白。那么讲亲情,照顾好你们的女儿,去关心一下你们的外孙小玲和大吉,这比什么都强,来这里占便宜,只会让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冯志彬的气势是压倒性的,肖家的人也看到江家身后站着那些脸色不善的人,知道今天也讨不到好去,也就骂骂咧咧的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离开,江敏担心的问冯志彬,“等我们走了,他们再来找麻烦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等咱们走了,他们还找谁的麻烦?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都处理好了后续的麻烦吗?”江敏还是有些担心,

    冯志彬转过身,握着她的肩膀,“我很肯定,那些东西会永远不再出现。”

    江敏点头,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江敏他们还有一下午的时间,中午,在江家和一大家子人吃了一顿非常丰盛的晚餐之后,冯志彬和江敏打算出去散步,实际上,是看看农田,那些他们家乡的农田。他们还想彻底感受一下家的味道。

    秋天,地里的庄稼已经收了大部分,至少麦地里已经没有什么,黄豆也收割了一部分,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曾经在这附近见到过你吗?”冯志彬突然说道,

    “啊?我不太记得。”

    冯志彬无奈,为什么江敏什么身边的小事都记得,偏偏忘记这些呢?不过没关系,他会让她记住的,“那个时候,出义务工,挖排水渠,你带着孩子们玩儿,还给大家送水,记得吗?”

    江敏点头,“记得,出义务工的时候,我经常干这个活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我就记住你了,看这你的……”冯志彬很无耻的在江敏的胸前和臀部周围比划着,并且挨了江敏好几拳。

    “你就看上这个啊?”江敏嗔道,

    “你以为哪个男人不看啊?哎呀……别打!我说真的,我身边的小伙子都看,我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你和大家一起欣赏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我想把你娶回家,你知道我当时费了多大的劲。”冯志彬现在还在抱屈。江敏不理他,继续往前走,他们已经走出很远了,看着天边的晚霞,脑袋里空空的,只是享受这片刻的宁静,深呼吸,感觉好极了,熟悉的味道,植物的味道,泥土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很喜欢这里。”冯志彬说的这话是肯定句,他笑着说的,因为他也有同样的感觉,天边的晚霞,可以看成是任何的东西,而此刻的心境,只能让他想起那些让人心情愉悦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当然,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,我对这里最熟悉,我还想在这里终老呢!”江敏看都不看他,就随口说道,

    冯志彬笑着揽住她的肩膀,“你才多大啊?就想到要终老的地方啦?”

    “嗯!这很正常!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的心变老了,也许这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江敏回头瞪他一眼,“这当然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冯志彬的手臂收紧,“也许我可以唤醒你年轻的心。”说完,往侧面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江敏顺着他的目光,再看一眼冯志彬,“不……不行!你疯了吗?”说完,还四处看,深怕旁边冒出个什么人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冯志彬非常邪恶的把江敏拥进了野地的瓜棚。知道什么叫瓜田李下吗?这里就是瓜田,因为瓜都采摘走了,现在的瓜棚当然也是空的,江敏被拥进来的时候,看见这里只有一张木板床,甚至不算是床,因为是木板搭成的,整个瓜棚都是柳条和干草扎成的,中间用木头绑住。

    此时,冯志彬早已经迫不及待的拥住了江敏,从身后,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,“我当年就想,如果有一天,一定把你按进瓜棚里……啊哦……”

    江敏被他的话气坏了,这个坏坯子,掐了他一把,他的腰是他的弱点。不过很快的,手臂就被按回身前,被冯志彬一手揽住。另外一只手也没有闲着,把江敏的腰带解开了,退下她的裤子,当冯志彬去解开自己腰带的时候,江敏觉得自己都要疯了,可是身体又是那么渴望。她好担心,此时如果路过什么人,听见什么声音,那他们两口子的一世英名可就葬送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江敏赶紧闭嘴,这个坏蛋,就是喜欢突然袭击,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冯志彬在江敏的耳边喘着气道,

    “滚!”还能怕什么,这个人怎么这样啊?

    律动一点都不快,就好像在故意的折磨着江敏一样,江敏咬紧牙关,忍的很辛苦。尽管她已经这样努力了,可是身后的人好像完全不怕一样,喘息的声音越来越大,拍打的声音也跟着更响了。

    江敏不得不出声,“小……小心点,让人听见。”

    冯志彬呵呵一笑,加快了速度,让江敏的话再也说不下去,直到最后的那一刻,谁还管会不会有人听见啊!两个人都呻吟出来。

    喘息声渐渐平静下来,冯志彬也挨了好几拳,不过他被打的很高兴,他发现在外边做,别有一番风味,“感觉真好,下次再来啊?”

    “去死!”江敏赶紧穿好衣服,手都在抖呢!感觉跟做贼似的,冯志彬倒是不紧不慢的,一边系着腰带,一边还看着江敏在那里笑。他的速度快,在部队都练出来了,看江敏还扣不好内衣的扣子,赶过去帮忙,顺便卡点油儿,两口子又差点撕吧到一起,还是让江敏给推开了,这丫的一点自制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等两个人走到马路上的时候,冯志彬才一脸不高兴的说道,“被蚊子叮了,不得劲儿。”

    “啊?哪里啊?我给你挠挠。”

    “屁股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江敏差点在他屁股上踢一脚,“活该!都傍晚了,当然蚊子多了。”还好自己身上没有被咬到。不然都没法解释,怎么隔着衣服,还会被蚊子咬到。想到冯志彬的惨装,江敏抿嘴直乐。(未完待续)    


同类推荐: 异世腾龙重生嫡女悍妻我在杀戮中诞生(我在地狱中诞生)三国之蜀汉我做主光明纪元天地龙魂天才相师唐门高手在异世